称民宅建筑为“邨”,是只有在上海才会听到的说法
称民宅建筑为“邨”,是只有在上海才会听到的说法。邨虽与“村”同音,但却有其特定的历史文化含义。上海的民宅,从经济文化落差上,可以分为弄,里,坊,邨,楼五大称谓。潘思同《陕南邨一角》以邨冠名的房子,有独用的卫生设备,弄堂口有铁栅栏门。长乐邨,四明邨,光明邨,愚谷邨……黄浦区的陕南邨更是邨中堪称完美的花园小区。陕南邨的由来陕南邨修建于1930年,由比利时建筑师列文设计,原名“亚尔培公寓”,是以当时比利时国王的名字命名的。2010年世博会,当时的比利时王储菲利普王子还专程造访陕南邨。陕南邨建筑外观以淡黄和砖红为主色调,楼层开口部用纵横线条进行装饰,屋顶为四坡顶,东西两角设有凸窗,每个住户都设有暖炉。每一栋都是一梯两户,两个大开间朝南,房间内三面开窗,不与其他住宅联结。中间是一个两侧都可以开门的卫生间,一个卧室有大壁柜。类似现在的精装交付,地板、室内门的款式、线脚、厨房卫生间地面的马赛克地砖、壁橱、洁具等等都是统一制作的,在如今的套外厨房里还能看到保留的六边形马赛克地砖。陕南邨与历史名人的渊源住过陕南邨的历史名人有许多,高级知识分子、老干部也占有一定比重。如电影明星王丹凤、作家黄裳、翻译家周克希等。陕南邨的名人日常进出,从无架子,邻里们也见不到这些名人,也不会特意探头打听,或在外炫耀。这种刻意而为的修养,多多少少是陕南邨里心照不宣的公寓文化。翻译家周克希据陕南邨内老居民的回忆,过去王丹凤曾住在他家楼下。当时,电视正热播着由她主演的电影《女理发师》,许多她的粉丝会专程赶往陕南邨,在她的住宅前等候以一睹“真容”。演员王丹凤上海影协主席任仲伦曾描述过在王丹凤夫妇家做客的感受——陕南邨地处繁华,法国梧桐下有许多精致的商店,弄堂内宽敞幽静,欧式建筑有些年岁,因之增添了一些平和。阳光很好,透过窗户照耀在地板上。我们都沐浴在阳光中,大家心情也是阳光灿烂的,连笑声仿佛也是明晃晃的。浪漫的八角窗陕南邨每户人家都有着朝南的转角八角窗,这种窗户与一般住家窗户的区别在于——位于东南或西南的转角处,透过该处的光线会尽可能地扩大室内采光区,使得室内通透明亮。在很多描写陕南邨的文字中,能够知晓一天之内,随着窗外光影不停变换,不同时间里,房间内部会呈现出各种色彩:晨起时分,通常是朝霞金黄,上午亮白,下午逐渐浓郁,傍晚染上夕阳余晖的紫蓝。窗外绿植茂盛是这个炙热季节的回馈,夏日浓烈的阳光在室内成为生活的点缀。陕南邨旁的加油站陕西南路靠近复兴中路东侧,陕南邨出入口处有一个加油站。有人质疑此处设立加油站实为不妥,然而据考证,该加油站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已经存在,或许和陕南邨系同时建造。1940年上海地图中,这个位置已经是加油站了。加油站位置标注为Texaco,中文译为“德士古”,全名德克萨斯石油公司,现属于美国雪佛龙公司。解放前中国没有石油工业,煤油都是来自于国外,故老百姓把煤油称为“洋油”。当时美孚、亚细亚、德士古三家外商垄断中国洋油市场。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煤油价格过高,资源高程度稀缺。私人拥有汽车者是少数,加油站自然也稀有。汽车固然是奢侈品,汽油更是珍贵的战备物资。如此看来,在寸土寸金的亚尔培路陕南邨隔壁有一座加油站,方便住在附近的居民加油,似乎倒是极为普通的事。可能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过去的陕南邨是怎样楼起辉煌,因为现今有了太多与其比肩的住宅。但,它始终是它,我们还能从书籍中读到它,理解和它一起共生岁月的人们如何过活,如何选择人生。